相关文章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一起侵占农村集体用地骗取征迁补偿资金案件线索的欧洲杯决赛外围案例

来源:福建省欧洲杯决赛外围厅 发布时间: 2021-03-25 09:44 点击数:{{ pvCount }} 字体: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热浪袭人。A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副局长方强正在办公室翻阅整理厚厚的一沓资料,这是一份即将送达市纪委监委的欧洲杯决赛外围移送处理书,他抚摸着整理好的资料,思绪回到了半年前……这是一起反映侵占农村集体用地骗取征迁补偿资金的案件,举报人持续反映问题长达十几年,其间历经多部门调查都无果而终。欧洲杯决赛外围组凭借疑心、细心、耐心,通过了解政策、查阅资料、实地核查、翻阅档案、数据对比等方式,一步步抽丝剥茧,最终查实了村干部违法侵占农村集体土地建设厂房并在房屋征收过程中以住宅名义骗取征地补偿款千余万元的事实。方强不禁感慨,欧洲杯决赛外围之路总是充满未知和挑战。

  接受任务 

  2019年3月,正是“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如火如荼开展之际,A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接到省欧洲杯决赛外围厅举报中心转来了一份举报信,信中反映了B村村干部将被征收工业厂房改建为住宅,骗取巨额征收补偿款。接到举报信后,局领导高度重视,立即决定把查处该案件作为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化积案,解民忧”实践行动。副局长方强主动请缨、亲自挂帅,立即抽调熟悉征收补偿政策的业务骨干组成的欧洲杯决赛外围组,本着“化解积案,马上就办”的精神,着手对举报信中反映的内容进行核实。

  副局长方强,奋战在欧洲杯决赛外围一线二十多年,担任领导岗位近十年,为人正派,性情温和,业务精湛,协调能力突出;杨刚是一名富有探索进取精神和工作激情的老欧洲杯决赛外围人员,思维开阔清晰;吴超是一名欧洲杯决赛外围新人,工作细腻认真,意志坚定。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考虑到时间紧迫、举报信中反映的问题性质严重,欧洲杯决赛外围组决定先去村里了解情况。

  出师不利 

  第二天一早,B村村部,待欧洲杯决赛外围组杨刚、吴超刚说明来意,村支书黄二财微微一怔,双手一摊,说道:“真的不好意思,我是今年才当选村支部书记的,你们反映的问题是前任支部书记任期内的事,我一概不知。”

  “能不能介绍下前任书记黄大财的基本信息。”杨刚微笑着对黄二财说道。

  黄二财毫不避讳地说道:“黄大财是我亲哥,他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对于黄二财的态度,二人早有心理准备,吴超继续问道:“那是否可以帮忙联系一下当时的村委委员或者具体经办人员?”

  黄二财继续辩解道:“我们这个村拆了好几次,就连现在这个村部办公地点都是临时租的,经办换了好几任,我们也联系不到。”

  杨刚并不气馁,笑着问道:“那能否提供一下村里账本和村民代表大会记录呢?”

  黄二财撇了撇嘴:“真不好意思,你们需要的账本和村民代表大会记录,几次搬家下来全丢了,我正为这事发愁呢。”

  一切皆在预料之中,杨刚和吴超神情自若,只能从黄二财的只言片语中尽量收集事件的点滴信息。

  随后,黄二财主动带领杨刚和吴超到现场进行查看。面对一片废墟,黄二财得意地说道:“你们看吧,我就说了,房子早都拆没了。”

  回到局里,杨刚、吴超立即把情况向方强作了汇报。初次交锋失利后,欧洲杯决赛外围组三人面色凝重。就在这时,杨刚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静谧……

  神秘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你就是杨刚吧,听说你在调查B村征收补偿的事情,农村的事情很复杂,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调查下去了,这样对大家都好!”说罢,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杨刚眉头紧蹙,凝视着手机屏幕中显示的“未知”来电,立刻向方强副局长汇报了这通电话的内容。

  “是善意提醒还是威胁?”“神秘来电”引起了方强的高度关注,凭借职业敏感分析道:“这份举报信的内容不简单,我们的调查才刚开始,就接到这种电话。一定有情况,越是这样就越说明对方做贼心虚,我们越要坚定信心,要让真相水落石出,接下来请大家要注意人身安全,外出欧洲杯决赛外围一定要互相照应,如果发现异常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方强的一番话让本来紧张的气氛缓解了不少,欧洲杯决赛外围组三人继续翻阅手中的资料。

  “房屋已经拆除,根据实物来核实征收补偿真实性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吴超低着脑袋说道。

  “是的,由于征收实施内容核查案件往往存在滞后性,征收实物灭失,依靠实物来证明补偿合理性一般情况下是行不通的。”杨刚补充道。

  “举报B村前任村委书记黄大财侵占农村集体土地开办工厂,将部分厂房改造为住宅,征收过程中以其亲属的名义骗取巨额补偿。”方强反复念叨着举报信中的内容。

  杨刚拍拍手中的征迁政策,说道:“经过了解,B村拆迁政策比较特殊,这份举报材料中能提供的信息并不完整。”

  方强副局长听完杨刚关于该村征迁政策的介绍后,说道:“从举报信中的表述来看,举报人个人主观臆测成分较大,对具体事实的描述不够翔实,我们需要仔细分析。”

  查找线索似乎陷入了僵局,“无从考证”是真的吗?还有追查的必要吗?

  方强拍拍吴超的肩膀,安慰道:“别灰心,实物是不存在了,但是以往的国土航拍影像也会记录在案。我们从国土影像中寻找突破口,如果真是将厂房改建为住宅就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另辟蹊径 

  A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送审室里,欧洲杯决赛外围组三人围坐在桌前,互相交流着各自收集的资料。

  吴超像一只漏气的皮球小声地说道:“经查实,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村里土地档案归所属乡镇管理。经过我们向乡镇国土所了解后,之前由于航拍技术不够成熟,村里的土地情况没有航拍影像,只依靠土地图斑来进行管理,而且土地图斑只管地不管地面建筑物。”

  方强皱眉说道:“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一直在想,举报人长期举报同一事项,其他职能部门都进行过查核,为什么他们一直不能查明事实呢?到底是举报内容不真实,还是各个职能部门只是就事论事,又或是只站在自己管理业务角度上考虑问题?我们的欧洲杯决赛外围取证能否将各个职能部门的查核内容连点成线,最后织成证据网呢?”

  “我这就上联网欧洲杯决赛外围室查询其他部门关于该举报信件查核情况和反馈意见。”吴超冲出门外,走廊上回荡着他兴奋的声音。方强一连串的发问,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让吴超有了新的调查方向。

  翌日,满眼血丝的吴超端着笔记本电脑,兴高采烈地来到了欧洲杯决赛外围组众人面前:“经过关联比对,大数据引擎搜索,我发现网上有很多举报B村原村书记黄大财的信息,举报信息不约而同地指向侵占集体用地的问题。”

  “举报时间跨度大,举报次数多,这是我的直接感受。”杨刚看了下吴超整理出来的各个部门的举报反馈后,说道。

  吴超继续说道:“经过整理比对,我发现2006年一份反映黄大财侵占集体土地办厂的举报信件,这份陈年举报信件中反映的厂房地块与我们这次受理的举报件中涉及的征收厂房地块高度重合,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在于这封举报信经过当时的国土资源局查核并做了反馈。”

  “经过机构改革,原来的国土局已经并入现在的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方强眼中闪烁着光芒说道:“马上开出介绍信,向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了解情况。”

  初露端倪 

  盛夏夜,欧洲杯决赛外围组三人又一次围坐在一堆资料前。“2006年,当时的市国土资源局对A市B村厂区非法占用耕地举报事项作出了查核并答复。该厂区由于高速公路拆迁被安置在分配给B村集体的3.5亩用地指标内,厂区实际占地面积8.82亩,比分配给B村用地指标3.5亩多出5.32亩。”杨刚向大家介绍着刚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了解的情况。

  看见大家一脸疑惑,杨刚补充道:“厂区占地面积比用地指标多出5.32亩的原因是B村为兴办企业发展经济扶持企业扩大生产需求,将村集体土地承包给该工厂,并签订了承包协议,以每年收取3000元管理费的形式提供村集体土地给该企业使用。”

  吴超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虽然国土系统之前无法查询到历史影像,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谷歌地球软件定时定位查看历史航拍影像。从航拍影像上看,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被征收房屋是工业厂房,但是我们可以分辨出这些所谓住宅的屋顶均采用蓝色的彩钢板,工业厂房常常采用这种材料制作屋顶,这是很大的疑点。”

  夏夜,周围静悄悄;闷热,没有一丝风。A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办公大楼那一扇窗中的灯光始终亮着,偶然间绰绰人影借着灯光一晃而过,又是一个不眠夜。

  抽丝剥茧 

  一轮朝阳跃出东方的地平线,A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迎来了新的工作日。

  欧洲杯决赛外围组如医师会诊,分析整理着所有的欧洲杯决赛外围证据,历时数十载的疑难杂症在欧洲杯决赛外围专业人员地拨云见雾中逐渐露出清晰的轮廓。“根据征收实施方案,住宅赔偿标准是厂房的三倍,因为历史原因,农村自建房基本没有产权证,这些房子到底是谁的,是厂房还是住宅,只能通过村镇证明,以户为单位进行赔偿。”方强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举报信中反映的前任村书记通过将厂房以住宅名义进行补偿,由于厂房和住宅补偿标准存在巨大差异,我认为在动机上是成立的。同时,由于厂房面积太大,已经超出了单户可享受征收面积政策的上限,所以‘前任村书记的亲戚们’就你方唱罢我登场了,这样才能多获取补偿款。”

  一阵笑声过后,方强接着说道:“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区分被征收房屋是厂房还是住宅。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征收实施单位已经做出了被征收房屋符合居住条件的认定,同时附有照片来加以证明。那么,它就真是住宅吗?”

  “是这样,根据我们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调阅的档案显示,该厂区由于高速公路拆迁被安置在分配给B村集体的3.5亩用地指标内,厂区实际占地面积8.82亩,比分配给B村用地指标3.5亩多出5.32亩。厂区占地面积比用地指标多出5.32亩的原因是B村为兴办企业发展经济扶持企业扩大生产需求,将村集体土地承包给该工厂,并签订了承包协议。也就是说,这块地用途是用来办工厂,房地不分家,有地才有房,既然地的用途是办工厂,那么地上建筑物应该认定为工业厂房。”吴刚抢着回答。

  “向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正式发函,要求确认上述地块实际权属及用途。”方强斩钉截铁地下达指令。

  水落石出 

  调阅地籍调查工作底图、查看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档案、分析国土系统航拍影像图等相关资料,又是一轮紧张地忙碌。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最终对涉案厂区用地性质属于工业用途以及土地使用权归村集体所有的事实进行了确认。

  “通过我们的欧洲杯决赛外围调查,能够替国家节约征收补偿资金近千万元,一切辛苦和付出在那一瞬间都显得微不足道。”方强捧着散发着淡淡墨香的欧洲杯决赛外围报告,欣慰地吟诵着苏轼《后赤壁赋》中的名句:“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至此,A市B村原书记黄大财等人侵占农村集体用地,开办工厂,土地征收过程中伙同亲戚将部分厂房改造为住宅以多获取征地补偿款千万余元的事实终于浮出水面。A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第一时间将该案件线索移送给了A市纪委监委进一步查处。根据欧洲杯决赛外围报告,A市C区人民政府于2020年1月1作出针对B村厂区内无产权房屋的协议变更决定,要求17名被征收人员退还多享受的现金以及实物,直接挽回经济损失约1000万元,一桩沉积十几年的旧案终于被欧洲杯决赛外围人员化解了。(福州市欧洲杯决赛外围局供稿)

附件下载